公司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 公司动态 >

以插画诠释鲁迅小说(序与跋)

编辑: 时间:2018-06-16 浏览:102
以插画诠释鲁迅小说(序与跋)

  《范曾插图鲁迅小说集》:鲁迅著;范曾插图;高旭东、葛涛正文;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图片为该书插图。

  在新文明运动已在潮动的1917年和1918年终,鲁迅还在埋头抄古碑,标明辛亥反动的失败给他带来的绝望是深重的。他的苦楚灵魂在古书与古墓之间游走。缄默啊,缄默,不在缄默中迸发,就在缄默中沦亡!假如没有新文明运动,那么,鲁迅这个文学天赋与思想大师,能够就在缄默中沦亡了。但是,鲁迅没有持续沉沦下去,在钱玄同到他寓居的绍兴会馆拉稿成功后,终于在缄默中迸发了。1918年4月,鲁迅为《新青年》写了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尔后一发而不可收,在《新青年》上宣布了小说《孔乙己》《药》等小说。鲁迅将小说的启蒙性与正视人生的真实性、洞察历史的深入性以及无与伦比的艺术表现力停止了完满的交融,在新文明运动的文学创作中是鹤立鸡群的,与事先的实验古诗相比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稍后,鲁迅创作了取得国际名誉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

  新文明运动很快退潮了,鲁迅所担忧的觉悟的几团体有力走出铁屋子却要体验苦楚似乎成了理想。这些觉悟者迫不得已地看着退潮的大海,而身后依然是传统的荒原。至多是在心思层面上,他们曾经与传统的伦理全体别离了,成了自在而孤单的团体。相比于漫山遍野的传统的枝蔓,他们只是寥寥的几株小树。他们在荒原上无依无靠空中对着寒冷的寒风,需求以强力意志来承当轻飘飘的自在。鲁迅也由“呼吁”而堕入“徘徊”,并在荒原上单独对抗绝望。对抗绝望,就是当生命的实存形态堕入苦楚与荒谬的时分,绝不虚拟先验的希望、爱与美等虚无缥缈的实质逃避本人在自在荒原上的选择,也绝不保持团体自在而逃避到群体中。再加上因兄弟失和形成的围绕着鲁迅的种种“谣言”,鲁迅堕入史无前例的肉体苦楚之中。但是艺术是苦闷的意味,鲁迅最具有艺术表现力的作品如《野草》《徘徊》,就是在肉体极度苦楚中写成的。假如说《徘徊》与《呼吁》有什么差别,那就是《狂人日记》中的那个疯子在《长明灯》中被关了起来,群众则仍是莫明其妙的麻痹看客(《示众》),而觉悟者简直无一例外地消灭了——他们或许像《在酒楼上》中的吕纬甫无法地与传统妥协,或许像《孤单者》中的魏连殳借着权利停止绝望的对抗并在极端的分裂中消灭,或许像《伤逝》中的涓生在无路可走的歧路上徘徊,或许像《伤逝》中的子君不能承当轻飘飘的自在而死去。《徘徊》固然没有如《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这样伟大,但总体而言,艺术的表现技巧却愈加圆熟。假如将《祝愿》与《今天》相比,将《肥皂》与《白光》相比,将《示众》与《一件大事》或《鸭的悲剧》等相比,这一点就更清楚。在《徘徊》和《野草》中,绝望、虚空、消灭、肉体的苦痛与挣扎,伴着阴冷与灰暗的艺术色彩,切入了惨厉的真实人生,使那些不敢正视理想的读者恐惧并战栗!

  鲁迅在以理想题材表现人生、揭露国民性的同时,也将小说表现的视角伸向中国现代神话、传说与历史,试图从历史到理想,表现中国的民族肉体。1934—1935年,鲁迅赶写了《非攻》《采薇》《出关》《理水》等篇,与《补天》《奔月》《铸剑》等篇分解《故事新编》行世。其中所运用的“世故”技巧,就是将现代与理想联合的表现手腕。

  鲁迅的很多小说曾被搬上戏剧舞台与电影银幕,也曾被绘成图画,这都是以其他艺术方式对鲁迅小说的诠释。1950年上海万叶书店出版了《丰子恺绘画鲁迅小说》,80年代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了11册平装本鲁迅小说连环画。进入新世纪,却很少出版为鲁迅小说插图的图书。著名画家范曾先生宠爱鲁迅先生的小说,1977年他38岁时忽然沉疴缠身,但他在北京医院伏几而为,煞费苦心画了《呼吁》《徘徊》的全部小说以及《故事新编》中的四篇小说绘画,可谓悲壮,而这段磨砺更显得珍贵。后来荣宝斋、线装书局和广陵书社都曾以此为内容做过相应出版。此次新版特征在于,我们为这部《范曾插图鲁迅小说集》停止新的正文,也是为范曾先生的插图添加一些新特征,其中《呼吁》《徘徊》各篇小说的正文由我所作,《故事新编》中四篇小说的正文由葛涛所作。

  此文为《范曾插图鲁迅小说集》序文,标题为编者所加,刊发时有改动。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8日 24 版)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